奸佞国师妖邪妻

若水琉璃

首页 >> 奸佞国师妖邪妻 >> 奸佞国师妖邪妻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逆天腹黑狂女:绝世狂妃 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 皇女之金牌弃妃 农门秀色:医女当家 宠妃无度:暴君的药引 嗜血女特工:异能太子妃 毒妃威武:冷王独宠妻 嫡女有毒:冠宠皇后 农女当道 妖孽邪帝,太撩人!
奸佞国师妖邪妻 若水琉璃 - 奸佞国师妖邪妻全文阅读 - 奸佞国师妖邪妻txt下载 - 奸佞国师妖邪妻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[]

第147章结局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慕楼主也愣了一下,终于想起这段时间的某些不正常,只是她原本以为是封印突然解开的关系,因为原本她就怀疑她迟迟不怀孕,是因为封印,所以封印解开之后,有某些不适应的症状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但是现在看来,或许是她想多了。

国师大人拍了拍墨云的头,皱眉道,“小子,让开!”

见国师大人脸色有些凝重,墨云倒是没有再胡搅蛮缠,连忙放开慕楼主,见国师大人开始号脉,不由担心道,“慕姨生病了吗?”

国师大人很快收回手,叹息道,“不是生病,是有宝宝了。”

说着哀怨地看了慕楼主一眼,慕楼主很是无语,有宝宝这事儿能怪她么?

不过现在看来,她之前的想法应该还是没错的,她之所以迟迟不怀孕,应该真的是因为封印的关系吧!

不得不说,墨云真是太敏锐了,慕楼主的肚子其实并不明显,他居然抱一下就感觉出来了。

墨云愣了一会儿,然后兴奋地扒开国师大人,扑到慕楼主面前,伸出小手在她肚子上摸来摸去,嘀咕道,“我的皇后……”

慕楼主疑惑地问道,“什么皇后?”

国师大人忍无可忍,终于拎着墨云走到门边,往院子里扔去,暗卫连忙闪身而出,接住坠落的墨云,不顾他的挣扎,将他送出国师府。

墨云走了,慕楼主却还在在意他的话,怀疑地看着国师大人问道,“墨云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国师大人睁眼说瞎话道,“墨云那小子看中你肚子里的小鬼了。”

虽然国师大人不招供自己出卖孩子的行为,慕楼主却不是那么好骗的,见他不说,也不再多问,只是慵懒地说道,“孩子出生之前,我们还是分房睡吧!”

国师大人瞬间哀怨了,“夫人,我保证,我绝对不会乱来的。”

慕楼主不予理会,国师大人只好交代道,“我只是问了问墨云,如果你生了宝宝,他愿不愿意和宝宝玩。”

国师大人,貌似你说的是把宝宝给墨云玩吧!

慕楼主挑了挑眉,示意他继续说。

“结果墨云那小子觉得宝宝会是像你一样的小丫头,所以想要娶回家。”说着,国师大人不由冷哼道,“我就说墨云那小子对你不安好心。”

显然国师大人的话不诚实,不过慕楼主也懒得追究了,反正是他的孩子,就算是要卖,他也一定会选个好买家的,现在看来墨云倒是真的不错。

默然,这对夫妻分明就是半斤八两啊!

因为惦记着自己的小皇后,墨云现在整日想往国师府跑,学习的时候也心不在焉的,最后无奈,只能国师大人亲自教导,墨云早日能够独当一面,他就早一日彻底解脱,所以国师大人倒是认真在教他。

而慕楼主便躺在旁边的软榻上,让国师大人可以看见她,也让墨云可以看见她的肚子,免得两人心不在焉,当然,慕楼主最根本的目的其实是,胎教!

随着慕楼主的肚子一日比一日大,国师大人干脆给墨云停了课,不过墨云还是坚持每日来国师府。

十月的天气,渐渐转凉,这日墨云因为朝中之事,没能来国师府,结果快到晚上的时候,突然有人来报,国师夫人已经生了,是个女儿。

墨云一听之下,差点哭出来,他守了那么久,结果一天没去,就错过了宝宝的出生。

于是墨云一怒之下,将那天跪在御书房外,害得他不能去国师府的大臣通通罚了三年的俸禄。

那些大臣很是无辜,他们明明是在争论朝中政事,一心为朝廷着想,不过因为国师大人近日来无心朝中之事,言明有事找皇帝陛下讨论,所以他们只能请墨云这个小皇帝,国师大人的学生做主,结果没想到会惹怒了小皇帝。

而墨云发怒的同时,国师大人正满脸阴郁地看着那皱巴巴的一团,新出生的小丫头。

慕楼主皱眉道,“你干嘛?”总不至于是嫌弃她是个女孩儿吧?

国师大人幽幽地说道,“我想掐死她!”

慕楼主吓得连忙把宝宝抱进怀里,皱眉道,“你发什么疯?”

国师大人看向她,脸色微微好看了一些,柔声问道,“还疼吗?”

“弈?”慕楼主皱眉看着他,国师大人怎么看上去不太正常?

国师大人心疼地说道,“那小混蛋居然让你这么痛……”他没有看过人生孩子,不知道生孩子会这么辛苦。

不过,就算是看过,那个人不是慕楼主,他也会觉得无足轻重吧!

慕楼主有些黑线,有这样骂自己女儿的吗?再说了,女儿是小混蛋,他就是老混蛋,也不想想是谁的种,要不是因为他,她肚子里会蹦出个孩子来吗?

墨云生完气,也不管天色已晚,带着人直奔国师府,不幸地遇到心情阴郁的国师大人,结果根本没见到宝宝的面,直接被国师大人拎去比武,实际上就是挨揍。

然后因为受伤过重,老老实实躺了一晚上,才能勉强下床,顶着鼻青脸肿的脑袋,跑到慕楼主的房门口,探头探脑地往里望。

慕楼主习惯了墨云的横冲直撞,见他这般扭扭捏捏,不由问道,“怎么不进来?”

墨云抬起头来,露出受伤的脸,瘪嘴道,“我怕吓到宝宝。”

此时他原本水汪汪的大眼变成一对熊猫眼,白嫩嫩的脸蛋也肿了一边,有些乌青,唇角还有些破皮,看上去实在是凄惨。

不用问也知道这是谁下的手,除了国师大人,还有谁敢公然揍皇帝?而且还打脸。

慕楼主有些无奈,看来国师大人的火气不是一般的重,不由对墨云笑道,“没事,宝宝胆子大着呢!”实际上她怀疑宝宝现在能不能看清他的样子。

闻言,墨云高高兴兴地冲了进去,终于有机会看见自己的小皇后了,墨云很是激动。

小心翼翼地摸着那软乎乎的小手,心底不由泛起点点涟漪,墨云双眼前所未有的黑亮,抬起小脸看向慕楼主,问道,“慕姨,宝宝取名字了吗?”

“没有,墨云想给宝宝取名字?”

墨云点了点头,“就叫涟漪,可以吗?”

“可以。”对于名字,慕楼主不太讲究,况且这名字也不难听,所以她也懒得再去想了,至于国师大人嘛,现在还在生宝宝的气,别指望他会取个好名字。

宝宝出生之后,墨云往国师府跑得更加勤快,若不是宝宝还要吃奶,他估计会直接抱进宫去。

时间久了,慕楼主也终于发现,小丫头喜欢赖着墨云。

墨云在的时候,除了饿了的时候从来不要她抱,只要墨云抱,而且不哭不闹,要多乖有多乖,而墨云每次一走,便会哭得要多凄惨有多凄惨,那真是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。

慕楼主不由很是郁闷,她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女儿,居然被美色所迷,连娘都不要了。

最后,慕楼主实在见不得宝宝那么可怜的样子,干脆搬进皇宫去住了,慕楼主都进宫了,国师大人能不去吗?自然不可能。

对此最高兴的莫过于墨云了,要知道他每次晚上回宫都是被人扔出国师府的,听到宝宝的哭声,连他都想哭了,他每次都有生离死别的感觉。

当然,这也是国师大人没有阻止的结果,别以为国师大人因为记仇就不喜欢小丫头了,实际上他也是很疼宝宝的,谁让宝宝会长呢?

刚出生的时候还不明显,等五官长开一点之后,那分明就是慕楼主的翻版,你想想,国师大人看着小小的慕楼主哭得伤心欲绝的样子,能不心疼?

而且住进宫里,也方便他教导墨云治国之道。

反正墨云现在有了小丫头玩,也不会再缠着慕楼主了。

而搬进宫的结果就是,宝宝每日在墨云怀里睡着参加早朝,因为宝宝太喜欢黏着墨云,所以晚上都是由墨云陪睡的,而墨云一旦离开,宝宝不管睡得多熟,都会奇迹般地突然醒过来哇哇大哭,弄得伺候的人手忙脚乱,惊慌失措。

对此诸位大臣也不敢多说什么,那可是国师大人的宝贝女儿,还是小皇帝认定的未来皇后,他们敢得罪这两尊大佛吗?再说人家小丫头可乖了,就算是朝堂上争吵声再大,也依旧一个人呼呼大睡,从来不哭闹。

总的说来,宝宝也就离不开墨云这一个毛病,只要跟在墨云身边,那就是一乖孩子,根本不需要人操心。

国师大人和慕楼主这一住,就在宫中住了五年,因为涟漪舍不得墨云,慕楼主又舍不得涟漪。

不过小丫头长大了,主意也多了,这日见识了燕惊天偷窃的神技,非要跟着学。

国师大人皱眉道,“先和冥衣叔叔把武功学好。”国师大人倒不是看不起燕惊天的偷技,只是觉得先把武功学好比较有保障,到时候就算偷东西被逮着了,也打得过,免得像惊天小贼那么没用,只能逃命。

但是小孩子,通常都是想到一出是一出的,她现在对这个感兴趣,你不让她学,她心痒痒。

提议被一口否决,闻人涟漪小脸一皱,瞬间眼泪汪汪,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,国师大人很想狠下心来,但是偏偏他看着那张和慕楼主那么相像的小脸做出可怜兮兮的表情,瞬间就心软了。

谁让小丫头偏偏遗传到慕楼主的容貌又遗传到国师大人的狡诈,知道怎么对付自己老爹,简直就是国师大人的克星。

国师大人脸色紧绷,眼神危险地瞪着她,还在死拗,小丫头其实一点都不怕这只纸老虎,不过却配合地缩了缩脖子,再抽了抽鼻子,眼泪滚来滚去,要掉不掉的样子,让国师大人觉得那就是威胁。

摆明了表达着“你要再凶一下,我就掉给你看!”的意思。

国师大人无奈泄气道,“算了,你想怎样就怎样吧!”

慕楼主心里已经笑翻了,自从小丫头开始趴趴走,知道为自己争取权益后,一向战无不胜的国师大人便总是输家。

看着国师大人哀怨的样子,慕楼主忍住笑,捏捏小丫头的脸蛋,说道,“涟漪,别太欺负爹爹了。”

闻人涟漪吐了吐舌头,如果说她是国师大人的克星,那么慕楼主就是她的克星了。

其实慕楼主从来没有凶过她,也很少要求她要做什么,但是她就是很听慕楼主的话,只要是慕楼主的要求,她总会认真去做到。

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小丫头也不介意哄哄老爹,小大人似的拍拍国师大人手,保证道,“爹爹,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荒废了武功的!”

国师大人还来不及欣慰,小丫头便快速说道,“我不打扰你和娘亲了,我去找云哥哥玩。”然后一溜烟跑了。

国师大人愤恨道,“涟漪都被墨云那小子给宠坏了。”

慕楼主无所谓道,“只要他肯负责就行。”其实她想说,你自己也有份,不过考虑到国师大人刚经受过打击,她很厚道地不再去招惹他。

国师大人冷哼道,“他敢不负责,本座撕了他!”

其实倒也没有国师大人说的那么严重,小丫头是被墨云宠得无法无天了一点,不过她还是很有分寸的。

比如她想学惊天小贼的偷技,其实就算国师大人不同意,她也可以偷偷学,要知道地狱崖和落仙楼那些人也同样把她宠上了天,如果她想学,燕惊天就算是冒着风险也是愿意偷偷教她的,但是小丫头还是很有原则地先征求了国师大人的意见,虽然是逼着他同意的,但是这是对自家老爹的尊重。

也因为这样,国师大人才更容易对她心软。

小丫头从小在皇宫长大,几乎与墨云形影不离,墨云身边伺候的奴才没有不认识她的,所以见她偷偷摸摸地摸进御书房,也只是眼观鼻鼻观心,全当没看见,要知道这小祖宗平时看着乖巧,一旦火了,那可就得烧遍整个皇宫。

“涟漪,你难道觉得你那么大个人,我会看不见?”

闻人涟漪猫着身子前进的脚步一顿,干脆站直身跑过去,墨云顺手将她抱进怀里,真的是顺手,小丫头还在襁褓中就被他抱着,能不顺手吗?

墨云如今十岁了,脸上的婴儿肥消去不少,轮廓渐渐显现出来,黑眸隐隐带着一股凌厉,身上透着沉着稳重的气息,还有为君者的威严,全然不像个十岁的孩子。

不得不说,国师大人的教导很成功,如今墨云完全可以独当一面,朝中的势力,国师大人也在一点一点交给他。

“云哥哥……”

“嗯?”墨云一边批阅奏折,一边分心关注着小丫头,免得冷落了她。

“爹爹说,我以后有了儿子要跟我姓,免得闻人家绝后了。”

墨云眼底弥漫着笑意,“好啊!”至于皇家的香火问题,实在太好办,多生几个不就行了?

墨云想得很美好,结果就忘了下笔,直到小丫头提醒他墨滴在奏折上了,才回过神来。

等到朝中的势力完全转移到了墨云手中,国师大人和慕楼主也将地狱崖和落仙楼交到了闻人涟漪手上,虽然小丫头还小,但是聪慧却是不逊于墨云的,而且地狱崖和落仙楼也不需要她操太多心。

然后国师大人和慕楼主毫无心理负担地云游世界去了。

小丫头郁闷了两天,又开始活蹦乱跳,折腾着把地狱崖和落仙楼给合并了。

对此,青龙、碧落、碧霄、冥月最是高兴,这才算真正的一家人嘛!冥衣一心在郁闷国师大人不需要他了,而其他人都是无所谓的态度,所以合并很顺利。

小丫头也是一懒人,合并之后,直接连名字一起合并,取名“狱仙”。

云帝陛下彻底掌权,墨珞国在经历过挫折之后,一步步走向繁荣,真正强大到所有附属国都不敢生出一丝异心。

而云帝陛下一生只有一位皇后,后宫无妃,得两位皇子,皆是人中之龙。

一人继承皇位,治理墨珞国,另一人接管狱仙,辅佐君王,毫无二心,那是闻人家族兴起的开端,墨珞国也因为两兄弟的团结,盛极一时。

不过月满则亏,兴盛之后总会一步步走向衰败。

千年后,国师大人和慕楼主的恶名已除,美名依旧,流传下来的都是些激动人心的故事。

不过很多事已经脱离了事实,夸张得过分,甚至有些事让国师大人和慕楼主都忍不住感叹,原来他们做过那种事啊!他们怎么不知道呢?

而最受推崇,流传最广的是两人的鹣鲽情深,那已经成了说书先生必说的爱情故事,故事中儿女情长的同时,又牵扯到各种阴谋阳谋,还有江湖趣事,经过说书先生的嘴,那些故事更是跌宕起伏,不管是男是女都喜欢听,也正是因为这样,两人至今仍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这也导致闻人家族一直是大家关注的对象,可惜闻人家族盛极必衰,如今已然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
虽说闻人家族和皇室关系非比寻常,但是经过这么多代之后,关系也早已疏远,当初皇室和闻人家族的祖先是亲兄弟,所以放给闻人家族的权力是很大的,也导致之后皇室对闻人家族十分忌惮,皇室一心想要收回权力,而闻人家族却死抓着权力不放,后果便是两败俱伤。

闻人家族被皇室除名,而皇室也在那场权力之争中,损失不小,同时又因为少了闻人家族的辅佐,引得各方附属国蠢蠢欲动。

闻人家族被处斩那天,国师大人和慕楼主其实是有回来的。

看着那一幕,国师大人不由感叹道,“早知道就不该跟涟漪说什么延续闻人家香火的问题。”他本来也不在意,只是随便说说,谁知那丫头居然当了真。

慕楼主倒是不以为意,“就算没有闻人家族又如何,皇位之争同样残酷。”权力,从来就是一个祸端。

虽说感叹,他们却不打算插手后辈之事,他们管得了一代两代,还能永无止境地插手下去吗?

那日之后,有人说见过传说中的国师大人和慕楼主,但是却没有人相信,国师大人和慕楼主虽然被传得玄乎,但是人们对他们的定位还是人,是人怎么可能活上千年?

之后不久,江湖中开始不平静,起因是有人得到了一张藏宝图,据说所谓的宝藏是一把绝世神剑,名为镇邪剑。

得镇邪剑者,天下无敌。

虽然难以判断真假,但是江湖中已经开始了藏宝图的抢夺战,最后胜利的一群人开始了寻宝之旅,经历了千辛万苦,总算是找到了传说中的百花谷,虽未得到所谓的镇邪剑,却见到了永生不忘的美景。

虽说叫百花谷,但是却并未百花齐聚。

一眼望去,谷中全是雪白的树,走近了细看,才发现并非整棵树都是白色的,而是树上的花絮是雪白的,因为没有绿叶,远远看去就像是下了大雪一般,满树皆白。

雪白的花絮随风飘飞,轻轻翻转,如同最美丽动人的舞蹈,点点似香非香的清雅气息在鼻尖旋转,如梦如幻,让人觉得好像瞬间从世间到了天堂,误入了仙境。

一群人迷迷蒙蒙地继续向前走去,终于在一棵树下见到了人。

一个男子在湖边席地而坐,手中拿着钓竿,闭着双眼,不知是在养神还是在钓鱼,而湖里种满了莲花,随风摇曳,阵阵清雅的香气随风扩散。

可惜花再美,也比不上男子的风姿。

一双剑眉隐隐透着邪魅,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,鼻梁挺直,弧线优美,棱角分明的薄唇带着一丝上扬的弧度,充满诱惑,即便没有睁眼,也让人觉得震撼,不由期盼着他能睁开紧闭的双眼,能够看自己一眼。

这样一个人坐在这里,必然另百花失色,或许是他的表情太过平和,所以即便他具有魅惑人心的力量,却没人将他比作妖,而是看成了仙。

这样的人出现在这样的仙境,没有任何突兀。

男子似乎并没有发现有人闯入了这片宁静的土地,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姿势,一动不动。

直到树上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然后便见一团白色的物体从树上掉了下来,那仙人般的男子突然睁开眼,一双桃花眼闪烁着妖冶的光华,让人瞬间听见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。

而他似乎全然不知自己造成的影响,或者说根本不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人,嘴角的笑意扩大了一些,脸上带着一点无奈,更多的却是宠溺,及时伸手接住了那团物体,调侃道,“夫人莫非是想测测地面的硬度?”

这时,大家才看清他怀中抱着的是一个极美的女子,精致的五官,白皙的肌肤,一眼看去,便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,让人想要细细呵护,一身白衣与那树上的白色花絮融为一体,加之他们的注意力都被男子吸引,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
女子虽然从树上掉了下来,却丝毫没有受到惊吓,靠在他怀里,连眼都不曾睁开,慵懒地说道,“非也,夫君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?我已经睡了好半天了,担心夫君思念成狂,所以才下来看看。”

下来看看是没错,不过这下来的方式……

众人无语,而那男子却似乎习以为常,笑道,“那为夫多谢夫人体谅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说着往他怀里拱了拱,继续好眠。

男子轻笑一声,然后抬眼看向不请自来的闯入者,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冷漠,甚至带着一丝不悦,冷声道,“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!”

国师大人对于这些人看慕楼主的眼光很是不满,但是却忘了,那所谓的宝藏,那引起江湖混乱的藏宝图,分明是他的无聊之作。

一群人还未从他的变脸中回过神来,便发现自己面前哪还有人?连那所谓的美景也一同消失了,而他们正处于进入百花谷之前的地方,但是他们再想要进去,却怎么也找不到所谓的百花谷了。

那所见的一切就好像是他们的幻觉一般,消失无踪。

无头苍蝇似的找了好些天,一群人只能无奈放弃,这时,终于有人想起家中收藏的画像,喃喃道,“是他们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国师大人和慕楼主,是他们,和画像上一模一样。”

旁人不由惊讶,怎么可能?

不管他们信与不信,国师大人和慕楼主依旧过着自己的悠闲日子,无聊时去世间走一朝,凑凑热闹,嫌烦了,又回到那片香雪海中,过过二人世界。

不管如何,身边总有人相伴,不离不弃。

《奸佞国师妖邪妻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135中文小说网更新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135中文!

喜欢奸佞国师妖邪妻请大家收藏:(m.135zw.com)奸佞国师妖邪妻135中文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天才凰后惊天下 妖翼遮天 盛世医妃 女神总裁爱上我 宦海特种兵 位面投资大鳄 万界之最强商人 快穿女配:男神请躺好 异界最强系统 晚安,总裁大人 地府重临人间 狂野艳逍遥 祸国 鉴宝天书 一世倾城 极品仙医邪少 娱乐圈演技帝 我和校花有个约会 虚拟造化 高冷男神追妻36计
经典收藏 良陈美锦 欢宠田园,农女太子妃 剩女不淑 桃李满园春 凤平调 二婚必须嫁太子 良妻 医女 天遂人意 宠妃当道:皇上,快躺好! (猎人)朝夕 姜姒虐渣攻略 王妃真给力 将军家的小娇娘 懒妃倾城 神赌狂后 绝色元素师:邪王的小野妃 楚乔传原著:11处特工皇妃 林家三娘子 东风恶
最近更新 天!夫君是个大反派 大月谣 萌宝逆天:王爷爹爹你要凉 娇不可攀 权宠嫡女:将后重生 昭华撩乱 冠上珠华 帝后世无双 将门悍妻:枭宠妖孽夫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龙图案卷集·续 十一格格是团宠 清穿之四爷养成记 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 娘娘进宫前有喜了 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有印凉聘 榴绽朱门 重生之侯门凤女 帝台春
奸佞国师妖邪妻 若水琉璃 - 奸佞国师妖邪妻txt下载 - 奸佞国师妖邪妻最新章节 - 奸佞国师妖邪妻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